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报 > 正文

2012年内地赴香港参加SAT考试的考生达4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了约

2019-04-19 01:06  作者:admin 点击:次 

  李文是一个在“美国高考”SA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培训市场上的自由职业者,他没有自己的公司,仅仅靠着家教这笔生意,其收入就轻松超过了许多高级白领。

  相比SAT这个“美国高考”培训市场上众多客单价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辅导订单,“中国高考”培训市场63万元的订单,也算不上天价了。

  数据显示,2012年内地赴香港参加SAT考试的考生达4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了约100%。

  在这个快速增长、不断变化的市场上,聚集了各式各样的机构和人,他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寻找着自己的生存空间。

  一个学生备考SAT,备考费用少则5万到10万元,多则数10万到上百万元。

  2012年,位于香港国际机场附近的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成为了SAT考试新的考场,这是一个能容纳一万人同时考试的巨大场馆。在2012年12月1日刚刚过去的一场考试中,等待入场的考生队伍绵延数百米。

  “考场周围的酒店住宿费用,接近于春节期间三亚的水平,早上7点45要进考场,考生们不愿意住得太远。”罗知思铭教育创始人罗新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随着2005年美国放开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赴美留学的人群进一步低龄化,中学生逐渐成了出国留学的主流人群,而申请美国高校重要参考标准的SAT考试也迎来了热潮。

  SAT考试隶属于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分为两个部分,即SAT1和SAT2。SAT2是一种专项考试,分为数学、科学、语言、英语、历史与社会科学五大类,相当一部分普通大学和少量名校都不需要SAT2的成绩,只有一部分名校需要有SAT2成绩的,一般需要两到三门。

  相比之下,SAT1是更加重要的成绩,其内容为三部分:写作、阅读、数学,三项各800分,总分2400分。

  SAT考试一年7次,在中国内地没有考点,考生需要选择中国香港、新加坡、首尔等邻近的国家和地区参加考试。

  “学生找培训主要是SAT1,其难度远远大于托福。其中,写作和语法两者是可以速成的。但是阅读非常难,和GRE考试的难度差不多,填空更难,不认识单词就做不了。SAT1考试要求的词汇量,至少要达到1万个,而中国高考要求的词汇量是3500个。”天道恒信咨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常志诚告诉记者。

  “一个学生备考SAT,备考费用少则5万到10万元,多则数10万到上百万元。”李文说。

  考生王琳从高二开始备考SAT,参加新东方的基础班和精品班,花了1万元;此后,她经人介绍,又在某小培训机构参加了一对一辅导,买了50小时课程,花了3万元;另外,为了考试,她已经去了香港3次,每次的花费在5000~7000元不等。

  “绝大多数学生,为了拿到满意的成绩,SAT1考2~3次很正常,考SAT2一般是一次搞定。如今,美国的很多学校放开了SAT成绩,SAT1中阅读、语法、数学三项单科,考生可以把几次考试中每个单项的最高成绩拿出来,拼成一个最高分,申请学校。”罗新介绍。

  各个机构都在往“小”的方向做,有了新东方,其他机构所能做的,只有差异化。

  在SAT考试热潮之后,SAT培训市场也火爆起来。“如今,在出国相关的考试中,托福考试人数最多,但考试相对容易,培训客单价不如SAT;GRE是研究生申请资格考试,市场容量小,多为22岁以上的人群,愿意为考试高消费的不多。而SAT市场上,望子成龙、舍得投入的父母最多,最有潜力。”常志诚介绍。

  作为英语培训行业的老大,新东方在SAT培训市场也保持着绝对的龙头地位。除了新东方之外,市场上还有同样聚焦于国外考试培训的培训机构,如新航道、环球雅思、老罗英语;以及学而思这样的后来者;还有启德、紫铭、天道等留学机构,和更多李文这样的自由职业者。

  “新东方的SAT培训规模,以2012年为例,北京市场最多到1亿元左右,全国也有2亿元。”新东方教育集团国外考试推广管理中心主任张洪伟告诉记者。新东方国外考试培训部总共有4000多名教师,其中SAT教师700多人。新东方产品线划分很细,具体到SAT培训方面,有基础班、强化班、精讲班、模考班、点题班等主流班型。此外,还区分有25人班,40~50人班;在留学VIP部门,也有专门的SAT项目。“班级教学是最重要的,而VIP一对一业务只是补充。VIP一对一,一个单子至少需要10万元,绝大多数家庭消费不起。”在张洪伟看来,新东方的班级课程,完全可以满足大多数高中生SAT考试的培训需求。“SAT考试理论上准备时间是一年,但是,只要学生肯花工夫,大量背单词、阅读原著、做题,也可以在3~6个月内突破。”

  “对于机构和个人而言,SAT培训进入门槛相当高。”李文认为,“考SAT的学生,都是奔着美国排名前50的名校去的,他们的家庭要么有素质要么有钱,要么两者都有。培训机构如果没有钱招来好老师,没有钱做营销推广,想招来10个学生都很难。”

  “整个市场里,新东方占有80%资源,在规模、品牌、资金等等硬件上,别的机构短期内无法和新东方PK。”常志诚表示,“SAT培训,其师资成本超过托福培训。在这个行业,最初一两年,没经验的老师会老老实实待着,稍微掌握点资源之后,就会到处上课,流动性非常大。除了新东方之外,能够养得起700多个有一定水平的SAT全职教师的机构,业内再无第二家,其他机构想要和新东方竞争班课市场,非常难。”

  常志诚就是所谓“出身自留学机构的老师”,他所在的天道恒信咨询有限公司,是天道留学旗下的培训机构,主营SAT和托福培训,成立三年以来,营业额达到1000万元。随着教育行业的网络推广成本逐年提高,一个问询电线元之间,而他们招生的模式是利用天道留学的品牌资源,将留学部的学生导引过来参加培训,不为培训部门单独做营销推广。即便有母公司的支持,天道培训的班课业务仍然较弱。“班课业务能做出销售额20%~30%就已经不容易了,我们VIP一对一的量更大,SAT客单价700元每小时,10万元以上的单就很多了。”常志诚说。

  与国内应试教育的“一对一”业务不同,SAT的一对一培训,客单价是前者的5~10倍。

  2008年,离开工作了近10年的新东方之后,罗新创办了自己的机构,专注于VIP业务。

  在罗新看来,在这个智力密集型的行业,精通SAT1的考试培训,是自己最大的资源,自己的机构,完全可以做得如律师事务所一般小而精。SAT培训本身是个高端市场。一个学生去美国读本科,4年花费的钱是百万元起步,对于处在这个市场塔尖的消费者而言,钱并不是问题。罗新的客户名单上,就有不少大型私营企业主、外企高管、知名学者、高官等等处于中国社会上层的人们。

  在罗新之前,其清华大学的学长周俊创办的泽邸私塾,就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远了。泽邸私塾,最初定位就是“专门为企业家子女精英教育提供帮助”,每年只招收20名学员,最长服务期限4~5年,学费不菲。最终的目的,是将这些企业家的子女送入美国常青藤联盟的顶级名校。长三角一带,这样的机构不在少数。“某机构收了一个浙江上市公司老板的孩子,签了对赌协议,要把孩子送进常青藤学校,不成功就收基础费用30万元,成功了就收150万元,最后孩子去了斯坦福,家长很高兴地付钱了。”罗新说。

  如今,泽邸的学生已不再只局限于企业主的子女,而“高学费”、“三人小班”、“长周期”、“超精度”是他们的关键词。泽邸会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内,带领学生大量阅读英文经典,从而提高英语能力,《了不起的盖茨》、《麦田里的守望者》等都列在泽邸的书单中。

  “这个行业,质量与规模之间,永远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罗新认为,SAT考试是真正检验能力的考试。因此,SAT培训光传授应试技巧远远不够,需要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内,提高学生的英语能力。

  “各个机构都在往‘小’的方向做,有了新东方,其他机构所能做的,只有差异化。”常志诚认为,在SAT培训市场上,一对一业务大有前途。“与国内应试教育的‘一对一’业务不同,SAT的的一对一培训,客单价是前者的5~10倍,市场主流达到600~1000元每小时,培训机构只要能找到学生认可的老师,招几个学生就可以开课了,一肖加两码。船小好调头。”

  “每个企业,管理岗位是有限的。教育行业整体是上升的。这个过程中,有大量的可能性和机会,教师的流动是正常的。我个人觉得,大的机构更能生存下去。”张洪伟认为,“很多私塾和家教,没有工商注册,即便签了协议,机构卷款潜逃的事,也会时有发生。”

  SAT,全称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中文名称为学术能力评估测试。由美国大学委员会(College Board)主办,SAT成绩是世界各国高中生申请美国名校学习及奖学金的重要参考。

  SAT考试分为两类,一类是推理测验,一般被称为SATⅠ,内容为批判性阅读、数学及写作三个科目。另一类是科目测验,也称为SATⅡ,主要考查学生专业知识,可选考试科目包括数学、物理、化学、美国历史等。

  大多数美国高校只要求申请人提供SATⅠ成绩即可,个别学校和专业要求提供SATⅡ成绩。

  SAT一年有7次考试机会,其中3月份只在美国本土开设,其他6次在多个国家地区统一开设,考试分别在1月、5月、6月、10月、11月和12月份进行。离中国内地较近的考点分别设在中国香港、新加坡、首尔。

  “我的学生曾告诉我,去香港的内地考生中,90%是去买答案的,这个数字比较夸张。实际上,至少有40%~50%的考生,干着作弊的事情。”SAT自由培训师李文说,“有的机构,就是打着培训旗号,干着作弊的勾当。”

  SAT考试协助作弊,这种业务可称得上“暴利”。目前而言,作弊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代考。代考人和考生两人可能长相性别都不同,拿着各自的证件进考场,进了考场监考就不会再查了,两人就去对方的座位直接坐下答题,或者利用上厕所时间,相互收发答案。“如今,为了防备代考,香港考试与评核局有意把那些年龄大的、明显不是中学生的人,单独放在一个教室。然后,中学生上厕所要监考跟着去。”李文说。

  第二种方式是偷试卷。在长三角一带,有些机构一小时辅导费达到2000元,业内都怀疑他们买到了部分试卷。“他们的学生,语法分数极低,阅读却得满分,极不正常,但是这种考生,不止一个。”李文说。

  除此之外,兜售所谓的“机经”,也是某些机构的生财之道。机经,就是以往考生考试的经验和凭着记忆记下的真题。SAT考试,试题重复的概率很小,所谓的“机经”,就是考题。北京市场上就有一些机构,其主要业务除了培训,就是卖考题和答案。SAT考试,东亚地区的考卷是一样的,日本和韩国,与中国、新加坡有时差,于是某些机构派几个老师,去日韩考试,把答案记下来,一套答案可以卖到近10万元。

  “一旦作弊被查出来,这个学生以后甚至很难踏足美国。”前不久,新东方国外考试推广管理中心主任张洪伟接到了他以前一个学生的电话,学生被强制遣送回国。这个学生第一次考托福得了86分,为了更好的成绩,他找了替考,结果才考了75分,他只好用86分申请了大学。读到第三个学期,学校突然通知他在一周之内离开美国。原来,在ETS抽检成绩的时候,发现该生两次考试的声音不同。后来,张洪伟给他的建议是:考个雅思去英联邦国家,因为他的信誉在美国已经完了。